網站地圖
                                    中國首家網上媒體 1995年 1 月 12 日創辦
                                    社內媒體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物 > 正文
                                    李文采:冶金科技事業的開拓者
                                    發布時間: 來源: 學習時報

                                      李文采(1906.10.26—2000.3.1),土家族,湖南省永順縣人,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著名鋼鐵冶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1931年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電機工程系,1932年被黨組織派到湘鄂西蘇區參加革命斗爭。1933年赴德國留學,1939年獲德累斯頓工業大學工學博士學位后回國。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并任技術科學學部常務委員。李文采提出和組織進行了多項對鋼鐵工業具有變革性意義的重大新工藝的探索和研究,在我國最早組織并參加了氧氣頂吹轉爐煉鋼、連續鑄鋼、鋼水真空處理和熱壓型焦試驗研究;最早開展用非焦煤和鐵礦石直接冶煉鐵水的試驗研究;最早倡導和開展薄板坯連鑄試驗研究,為我國冶金工業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他是1930年在交通大學讀書時就入黨的老黨員,是奉命前往湘鄂西蘇區建立電臺的老革命,是在西門子公司實習過的留德博士,是中國科學院首批院士、鋼鐵研究總院的奠基人之一,他就是著名冶金學家——李文采。
                                      赤膽忠心的革命者
                                      1906年10月,李文采出生于湖南省永順縣一個小康之家,其父李燭塵是著名化工企業“永久黃”團體的創始人之一,有“工商巨子”“鹽堿大王”之稱。李文采自幼聰穎好學、勤奮不輟,在家鄉的私塾受到了良好傳統教育。13歲被父親帶到天津接受新式教育,1920年考入教會學校成美中學(后改名為“匯文中學”),在這里他學習英語興趣很高、成績也很好。1926年轉入南開中學后,學風活躍、思想進步的風氣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他閱讀了大量進步雜志和書籍,對中國共產黨及革命事業開始有了初步了解。
                                      1927年,李文采抱著“實業救國”的理想和“蘇維埃政權+電氣化=共產主義”的信念考入上海交通大學電機工程系。為了追求真理,他不顧當局白色恐怖高壓政策,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閱讀進步書籍上,如《馬克思傳》《自然辯證法》和蘇聯革命小說《毀滅》《母親》等,還在《交大月刊》上發表了《轉變中的自然科學》一文,通過對自然科學最新發展的介紹來宣傳唯物辯證法。李文采還積極參加交大地下黨組織舉辦的讀書會,他對革命無比熱忱,成為交大黨支部發展的對象,1930年底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學校參加了張貼傳單、宣傳紅軍在蘇區的勝利和共產主義思想等革命活動。這時,他已經認識到“救中國只有革命才能成功”。自此,他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信仰轉變,共產主義理想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占據了主導地位。
                                      1931年大學畢業后,李文采放棄了待遇優厚的在鐵道部工作的機會,向黨組織申請到條件艱苦、斗爭殘酷的蘇區工作,他被派到湘鄂西蘇區建立電臺。他來到洪湖瞿家灣,受到了賀龍、關向應的歡迎,他們高興地對他說:“好啊,歡迎大學生到蘇區來!我們的電臺老不正常,有了懂技術的大學生就好了?!崩钗牟砂l現電臺不正常是電源不穩造成的,經他修好后,使湘鄂西蘇區與黨中央(上海)、中央蘇區(江西)、鄂豫皖蘇區能通過電臺正常聯絡。1932年下半年,湘鄂西蘇區反“圍剿”失利,紅軍退出洪湖,工作人員走散、電臺被埋掉。李文采幸運脫險,但和黨組織失去聯系,他被迫經漢口回到上海,一路上躲避敵人搜查,歷盡了磨難艱辛。
                                      李文采在洪湖參加革命斗爭雖然不到一年時間,但卻影響了他的一生。他目睹軍民萬眾一心、共同抗敵的大無畏精神,見到大家關愛互助的同志友情,這讓他的革命信仰愈加堅定。他把個人命運和祖國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堅定地走革命救國的道路,用他的話說:“我斷然拋棄舒適的生活,工程師的理想,冒死潛入洪湖,主要是親眼看到北洋軍閥的反動、日寇的猖狂、官僚買辦的無恥,??嗨季葒??!?br>  矢志不渝的愛國者
                                      1933年初,由于尋找黨組織無果,李文采回到天津家中。因被國民黨當局通緝,李燭塵認為他不能在天津久留,應該出國深造。李文采也想去國外學技術以躲避風聲,于是在父親資助下前往德國。
                                      到德國后,李文采先是在西門子公司實習,想學習制造電機的技術,但西門子對電機技術嚴格保密,只讓李文采學習電機裝配和推銷常識。李文采對此大失所望,有了回國找組織、繼續革命的想法,他把這一想法告訴了柏林黨組織的負責人王炳南。王炳南勸他進德國大學讀書,學些真本事,拿了學位再回去。1935年,他進入德累斯頓工業大學,次年以題為《在電爐內由高嶺土制取硅鐵及氧化鋁》的論文,獲特許工程師學位。接著,他又跟隨著名物理學家海因里?!ぐ涂撕郎淌诠プx博士學位。有一次,李文采做實驗時想出了一個測高頻感應爐里感應線圈電流的辦法,并演示給巴克豪森教授看,老師對他的創新和才華給予了高度評價。1939年,李文采以題為《火花式高頻電爐的研究及改造》的論文獲得工學博士學位。
                                      獲得博士學位后,李文采迫不及待地準備回國。平時他與一位加拿大華僑同學要好,畢業時這位同學邀請他去加拿大一家待遇頗豐的公司供職。李文采對同學的盛情很是感謝,但他表示自己要用學到的知識回報祖國,充分展現了忠誠愛國者的拳拳報國之心。
                                      1939年秋,李文采回國后找到了黨組織,根據黨的指示,利用留德博士身份和其父的聲望,在大后方工業界人士中活動。先是在黨領導的外圍組織“青年科學技術人員協會”中做統戰工作,后出任黨出資興辦的企業巴山石墨公司、四川中國原料公司的負責人,為掩護黨的秘密交通線提供便利,向解放區運送了大批物資和人員。1948年,他前往華北解放區,在北平參加南下干部團。1949年5月,隨軍南下,任華東財經委員會重工業處副處長,參與了上海重工業企業接管工作,整頓了上海各大鋼鐵廠,成立了上海國營鋼鐵公司,還規劃了滬寧杭的電力并網工程。同年底,他又奉命參加西南服務團,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工業部副部長,為接管、恢復和重建西南地區的工業經濟做了大量工作。特別是在修建成渝鐵路時負責鋼材的生產供應工作,為新中國第一條鐵路的建成通車作出了重大貢獻。
                                      冶金科技的開拓者
                                      1952年,西南工業部撤銷時,李文采婉言謝絕了調到行政部門擔任領導職務的安排,而選擇潛心做科學研究,留在了重慶的輕工業部工業試驗所工作,1954年調往北京的重工業部鋼鐵工業試驗所(次年改名為“鋼鐵工業綜合研究所”)任所長,1958年研究所更名為冶金工業部鋼鐵研究院,李文采任副院長,成為我國鋼鐵工業科研院所的主要創建人之一。自此,他將全部精力和才華都投身到鋼鐵工業中,成為我國鋼鐵冶金科技事業發展的先驅和開拓者。
                                      20世紀50年代,全國新建、擴建大中型鋼鐵廠,為配合對鐵礦、煤焦、耐火材料檢驗等方面的需要,李文采組織力量進行了大量試驗研究工作,為企業提供了急需的數據資料;1954年,他組織安裝了半噸電弧爐;1955年,他在研究所建成了我國首座半噸氧氣頂吹轉爐;1956年他組織開展了我國首次半噸氧氣頂吹轉爐煉鋼試驗,煉成合格鋼水一百余爐,為首鋼建設氧氣頂吹轉爐煉鋼提供了技術參數和經驗,同時與鞍鋼合作進行了平爐氧氣煉鋼研究,與撫順鋼廠合作進行了電爐氧氣煉鋼研究,推動了我國氧氣煉鋼的發展。在從蘇聯、東歐考察回國后,又組織和指導利用弱粘結性氣煤制造熱壓型焦的試驗,在太原和福州鋼鐵廠進行了工業性試驗和生產,把這項技術在型焦生產中推廣應用。1957年,他組織建成了我國最早的連續鑄鋼和鋼包真空處理試驗裝置,進行連續鑄鋼錠和真空下鑄鋼試驗,這兩項煉鋼新技術也是當時國際冶金行業的前沿技術。
                                      20世紀60年代,李文采仔細研究了鋼鐵冶金流程和冶金工藝特點,敏銳地發現現代高爐—轉爐煉鋼工藝存在著工序之間停留時間長,反復加熱和冷卻,投資大、耗能高等缺點。為解決這些問題,他創造性地提出生產工藝應符合最優化、連續化、自動化和防止公害的“三化一防”標準。他指出,必須闖出一條投資少、成本低、耗能小、工序簡化的工藝流程,力爭使我國鋼鐵冶金工業跨上一個新臺階。20世紀70年代,他提出了電弧爐改造方案(如爐底出鋼、汽化冷卻爐頂和水冷爐壁等)和冷鐵凝固的技術思想(即向鋼水中加入金屬?;蚪饘賶K以保證鋼材的質量)。20世紀80年代,他聯系國際鋼鐵冶金動態、結合中國冶金工藝現狀,提出了對煉鋼、煉鐵、精煉、連鑄等工藝的改進意見,還指導博士生開展熔融還原、薄板坯連鑄技術、薄鋼帶連鑄技術的理論研究和試驗,促進了冶金新技術在我國的推廣應用。
                                      不斷創新的思想者
                                      李文采的思維活躍、思想超前在冶金界廣為人知,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思想超前,總想搞出新東西來”。在近半個世紀的科研生涯中,他經常查閱國外最新文獻資料,緊盯現代冶金技術發展前沿,幾十年如一日不懈努力,思緒一刻不停,勇于探索、敢于創新,用一生詮釋了自主創新的真諦。
                                      李文采特別重視科學、科學家在國家發展中的重要作用。他認為科學技術是興國之本,國家要富強、要把科學搞上去,只有鼓勵創新、用好人才,提高全社會的科技文化素質,才能達到中華民族的振興和昌盛。他還特別強調科學家在科學發展中的作用,他曾說過:科學家的價值,主要表現在他對自己所涉獵的學科提出了什么新思想、新觀點,并用它來從事科學試驗后,獲得了多大的技術成果,對人類科學事業的發展作出了何等貢獻,這是衡量科學家價值的尺度。
                                      關于引進學習和自主創新的關系,李文采反復強調要想趕超世界先進水平,一定要敢為天下先、不怕冒險,不能總跟在別人后面亦步亦趨,否則搞不出有重大創新的成果。他一針見血地指出,“科學技術是興國之本,一定要讓更多的人充分認識到這一點?,F代世界的競爭就是科技的競爭,光靠引進別國的先進機器和設備是不行的,必須要勇于創新、獨辟蹊徑,追求中國冶金科學技術的進步?!?br>  1997年,在中國鋼產量突破1億噸的時間節點上,年逾九旬的李文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創新是中國鋼鐵工業生存和發展的關鍵。他直言,“我國鋼鐵工業不能只在‘淺水里游泳’,單靠引進、靠原材料的優勢和廉價的勞動力來發展是難以持久的。要解決我國鋼鐵工業的問題,必須進行創新,開發新技術。這是我國鋼鐵工業發展的關鍵。只有創新,才能使我國從鋼鐵大國邁進鋼鐵強國?!痹谖覈撹F工業的發展道路上,惟有創新,才是真正的捷徑;只有自主創新,才能改變關鍵技術依賴于人、受制于人的局面,才能提升我國鋼鐵工業的核心競爭力。對于中國鋼鐵工業如何在品種、質量、生產工藝上實現自主創新,他也有獨到的見解,做了相當有前瞻性的預判,尤其是直到晚年還在為合理利用礦產資源吶喊。他認為“能源是21世紀的重要話題”“節約鐵礦和相關原材料來延長鋼鐵時代是我們的責任”,因此要更好地利用我國的鐵礦資源,特別是攀枝花地區的含有釩、鈦等金屬的鐵礦資源,提出了短流程還原鈦金屬制備技術,并從冶金熱力學和動力學角度給出了理論推導。這充分體現了他忠于祖國、心系民族的家國情懷和追求真理、關懷未來的科學精神。
                                      李文采早年投身中國革命事業,為革命而出國留學、為報國而毅然回國;中年潛心進行鋼鐵冶金科技研究,為我國鋼鐵工業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晚年心系祖國未來發展,為我國礦產資源合理利用提供新思路。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求索的一生、奮斗的一生、創新的一生。


                                    責任編輯:劉曉璇

                                    文章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看法。

                                    神州學人雜志及神州學人網原創文章轉載說明:如需轉載,務必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

                                                                      骚逼被操出水